宁波市农村文化礼堂

余姚低塘街道丨一个文化礼堂人的战“疫”日记

发布时间:2020-02-28 来源:余姚市

孩子:我很想爸爸,他已经十四天没回家了,妈妈告诉我他在参加防疫工作,我想和爸爸说我在家很乖,早点杀死病毒,早点回来陪我玩陪我读古诗,爸爸加油哦!

志愿者:大家好,我是张川,我在低塘街道历山村岗卡,做一名值守的志愿者,由于历山地处余慈交界处,其区域地理位置,决定了历山是余姚作为姚北防御慈溪疫情输入性的第一防线,又是集镇所在地,所以进出人员情况的相当复杂,为了能够随时到岗,我在初九晚上与妻儿商量,暂时不回家了,我跟儿子说,“爸爸要去参加防疫工作,暂时不能回家来了,你要在家里乖一点,听你妈妈的话,等所有病毒杀死了,我们就可以出去玩了”,他突然抱住我哭了,7岁的孩子已经懂得了这是一项具有危险的工作。

第二天我在车库里带了一袋米与一只电饭锅和一只火锅,从母亲家割了很多菜,又煮了一大碗肉,彻底的把家搬到了办公室。

2月1日开始封道,到2月3日,这几天期间进出人员频率还很高,大家对封闭式管理认识还没有到位,以各种各样的理由要进出道口,比如去看父母、买肯德基、上班、快递、买水果、买狗粮、买鸡鸭粮食、喝补药、兜一圈、看朋友等等,虽然这些理由基本被我们劝了回去,但是很多人对我们的工作都不理解,有的还出言不逊。尽管我当时每天值守时间16个小时左右,但是我觉得这样子的管理实在是没有办法真正做到封闭式的管控。

2月4日宁波实施“十二条”,当日就我就结合自己的道口管控经验,制定了历山村道口管控办法,以及历山村的“实名制出入通行证”,在村领导的同意下,当日下午就制作完成了通行证5000张,并且在当晚开始由各村民小组长、村民代表,每户分发一证,于次日2月5日上午全部发放到位。历山村率先完成实施通行证进出后,周边村子,甚至周边乡镇街道纷纷效法,好多同一战线的同志都纷纷问我讨要电子版,以便复制。

在值守工作中,尽管很辛苦,特别是很冷的几天与下雨的几天,一手拿着测温仪、一手拿着黑水笔,肩膀上扛着一把雨伞,一站就是三四个小时,鞋子全湿,袜子湿到只剩下了袜筒。由于防疫物资紧张,开始几天连手套、雨衣都没有,只有社会上的好心人捐的一次性的口罩,即便是2月9日晚上租住在历山的一个慈溪人乐某在确诊以后,一度大家恐慌的时候,我们基层的村、居委干部、社会志愿者,依旧没有一件防护衣,依旧带着一只口罩,值守在岗卡,排查进出人员。很多志愿者、党员、村民代表等开玩笑说,我们都准备随时“牺牲”。他们当中很多人都是普通的村民群众,他们甚至以母子、兄弟、夫妻等搭档坚守在岗卡,正是由于这样的艰苦条件下,很多好心人纷纷站了出来,我们的商会企业老总,纷纷解囊,捐钱的捐钱,捐物资的捐物资。很多村民群众给我们送来了吃的、喝的,我清楚的记得有一个志愿者路过岗卡,得知我们口罩紧张,捐给了我们三十多个,卖肉的老板知道我们都吃住在这里,特地送来了3斤肉,水果店老板也给我们送来了橘子、香蕉。我深深的感到,这时候无论是村民群众,还是党员干部及社会志愿,都是心往一处想,劲往一处使,真正做到了不忘初心·牢记使命。

疫情的防控工作千千万万,岗卡值守仅仅是其中一项而已,而我所讲述的工作,也是千万个岗卡值守故事中非常平凡的一些事迹,但正是这些平凡的事迹,铸就了这场不平凡的战疫。